欢迎访问:超碰在线个人亚洲-超碰丝袜在线97大香蕉-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星矢小宇宙

星矢小宇宙

「呜……混蛋,混蛋……屄要被插烂了,肯定已经被插烂了。」莎尔娜感觉自己的小穴穴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,两片阴唇根本合不上来,只能任由淫水不受控制的从小穴中流出。

  不只是淫水,一股金色的尿液也不受莎尔娜控制,从她的尿道喷出。

  此时田伯光牌星矢在小宇宙爆发后耗尽了体力,已经在莎尔娜身上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莎尔娜的尿水全都喷到了两人交合处,喷到了他的身上,又重新溅落到莎尔娜的小腹,沿着她平滑的小腹流到大腿,又顺着大腿打湿了床单。尿水将她和星矢两人交合处打的湿淋淋的。

  星矢晕迷过去了,莎尔娜凭着她白银圣斗士的体质,还能勉强撑的住。

  莎尔娜就这样抱着星矢,静静的躺在床上。

  良久……莎尔娜感觉大腿上传来了冰凉的寒意。是一开始她失禁的尿水,本来略带体温的尿水如今已经变的冰凉。

  莎尔娜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,将身上的少 年抱到一边,让少 年跨下变软的肉棒从她体内拉出。

  哗……的一声,少 年的肉棒抽出后,从她的小穴中再次涌出了大量淫水,以及一些白浑的精液。

  「真是乱来的家伙……一秒一百下。」莎尔娜脸色微红,若非她是白银圣斗士,肯定要在少 年最后那一击中被捅晕过去。

  这时,屋外吹过一阵寒风,吹起了莎尔娜那淡绿色的长发,也让她清醒了一些。

  她望着床上的少 年,面具下的双眸中渐渐涌上一阵杀意,她的右手扣成爪,轻轻抓住了少 年的脖子。

  只要她的手微微一用力,因为小宇宙初次爆发而耗尽体力的少 年,就会在梦乡中去见冥王哈迪斯。

  莎尔娜的手握紧……松开……再握紧……松开。

  「可恶……为什么会这样。」她恨恨的咬着自己的嘴唇,她竟然狠不下心来杀掉这少 年。

  最终,莎尔娜叹了口气,她弯腰捡起自己被少 年撕成碎片的衣服,然后拉过少 年身上那被自己尿水打显的床单,裹到自己身上。

  再次望向那倦成一团的少 年时,莎尔娜又叹了口气,她重新解下床单,用床单将少 年下体的精液与尿水擦拭乾净。

  然后轻轻在少 年耳边道:「我是莎尔娜……不是魔铃。你最好给我,记好了。总有一天,我会来取走你的性命。你的生命,是我的。」「莎……尔……娜……」晕迷中的少 年,喃喃念道。

  莎尔娜一惊,然后迅速裹上被单,朝着屋外跑去。

  在莎尔娜裹着被单埋头狂奔的时候,因为没注意看前面的路,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身上。

  砰……两人纷纷跌倒在地。

  「可恶。」莎尔娜怒斥一声,抬眼望向撞到的人。

  不看不要紧,一看更是怒从心起,被她撞倒在地的正是魔铃。

  「可恶,莎尔娜,是你?!」魔铃也正抬起头来,看到撞到她的人竟然是莎尔娜,她马上摆出了战斗的姿态:「来吧,莎尔娜,本以为今天没办法和你大战一场了,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你,我们再来一决胜负吧!」「魔铃,可恶,可恶!」莎尔娜抱紧身上的被单,然后突然撒腿狂奔而走,边跑边回头怒声道:「魔铃,你给我记住,我不会放过你徒弟的!绝对不会放过他!明天,明天我就去收一个弟子。到时让你的徒弟小心了,我训练出来的弟子一定会击败你的徒弟,然后杀掉他!」站在原地的魔铃一头雾水,今天的莎尔娜有些奇怪啊……而且她身上的那条被单很眼熟啊。而且刚才她似乎从莎尔娜身上闻到了一股尿骚味,还有一股腥味。再加上她刚才说过的不会放过星矢,难道是星矢对她做了什么吗?

  星矢,不会出事了吧?魔铃心中顿时有点担心起来。

  对么星矢这个像弟弟一样存在的徒弟,她虽然训练时极为严格,但却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能吃苦的弟子。他总是让魔铃想起自己失散的弟弟。

  魔铃连忙赶回自己的屋子,第一眼就看到赤裸裸的星矢倦成一团缩在床上。

  他身上的被单也不见了。

  再回想起莎尔娜身上的被单,以及莎尔娜身上的尿味。

  不会是星矢在睡觉时尿床了,不小心尿了莎尔娜一身吧?

  魔铃想了半天,也只能想出这么一个可能来。她绝对不会想到,自己的弟子刚才可是将莎尔娜狠狠的推倒在床上,并给了她一记绝杀〔马流星肉棒重击]直接让莎尔娜高潮加潮吹加失禁……魔铃轻轻摇了摇头,然后将自己床上的被单拉了过来,轻轻的盖在星矢的身上。在替星矢盖被单的时候,意外的看到了星矢跨下的那只巨鸟,就算是软软的状态也比某些圣域中的男人要大上一圈。

  「呸,人小屌大,也不知道以后哪个姑娘家能受的住你。」魔铃暗呸一声,轻柔的将被单盖在他身上。

  而此时,我终么从体力耗尽的状态下恢复了过来,睁开眼睛时第一眼就看到了魔铃温柔的拿着被单,盖在我的身上。

  看到她眸中温情似水,我心中一喜!果然已经臣服么本大爷的大屌之下,成为本大爷的跨下之奴了吗?

  「魔铃。」我哈哈一笑,伸手拉住魔铃,一把将她扯入到我的怀中:「以后就乖乖的当本大爷的性奴吧,本大爷会好好的调教你的。只要你乖乖的,本大爷每天都会让你尝尝大肉棒的味道,让你欲仙欲死,欲罢不能的。哇哈哈哈……」「性奴?肉棒?欲仙欲死?」魔铃的额角爆起了十字型青筋,她阴森森的干笑了一声:「看样子你做了一个很舒服的美梦啊。」「放心吧,我会让你尝尝我的温柔,我会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欲仙欲死,欲罢不能的!」魔铃的笑声,让我浑身寒毛倒立。

  次日……

  本大爷尝到了什么叫欲仙欲死,欲罢不能了。

  比如下面熊熊燃烧的油锅,而我倒挂在油锅上边的木杠上,要做一万个引体向上,稍有不慎,我就会掉到油锅里……在做引体向上时,油锅里不时炸开的油泡泡,烫的我直落泪。

  「为什么会这样……本大爷不是征服了魔铃了吗?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?

  」我一万个不明白,完全想不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难道说,像魔铃这样的女人,不是一次就能征服的?!

  对,一定是这样的。像她这样的具有女王属性的女人,一直以折磨男人(我)为乐,她肯定不是一次就能征服的对象。

  看样子革命还没成功,我还得继续努力。

  下次再配上更猛的春药,一次不得就来两次,两次不行就来三次!我就不信我征服不了这朵霸王花!

  可怜的主角,还不知道自己上错了女人。

  不知道下次他成功将魔铃药倒后,挺起肉棒入洞时,却碰上一层处女膜时,他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……估计会很惊愕吧,嘿嘿。

  「魔铃……一万个了,我已经做了一万个了。」一万个引体向上结束后,我冲头坐在边上看书的魔铃叫道。

  「哦?已经一万个了吗?」魔铃转过头来,金属的面具上看不出她的神情,但我似乎看到了她嘴角露出的邪恶笑容。

  「不过我的书才看了一半呢,星矢你最近引体向上的速度快了不少嘛。」魔铃赞叹道。

  「那是魔铃你教导有方。」我马上拍上一个小小的马屁。我自己知道是因为昨晚意外的开启了自己的小宇宙带来的功效。

  「嗯,说的也是。看样子得奖励一下你了。」魔铃轻轻的点头道:「不如这样吧,奖励你再来一万下引体向上如何?嗯,就这样吧。你继续再做一万个……哦,不,继续再做两万个吧。」「呜……魔铃,我会死掉的。」「放心吧,有我在你身边呢。我不会让你--轻易死掉的哦。我会让你,求死不能,求生不得。哦呵呵呵……」魔铃娇声笑道。

  可恶的女人,先让你再得意几天,等过几天我田某人配出[奇淫合欢散]加[我爱一条柴]时,我要让你付出双倍的代价!

  呜……油泡泡又炸开了,好痛。

  「魔铃……你有没有听过莎尔娜这个名字?」我在做引体向上时出声问道。

  魔铃放下了手中的书,转过头来望向我:「你见过莎尔娜?」「不是,我只是在做梦时,好像梦到天空中有个声音在响着:莎尔娜……」我迷迷糊糊的说道。

  「……」魔铃手中的书一下子被她捏碎了。

  可恶的小家伙,做梦都会做到莎尔娜的名字?

  「星矢……再做四万下引体向上吧……」魔铃镇定道。

  「不,不是吧?魔铃,不要啊……我错了啊……」我大声叫道。

  「你错在哪里呢?」魔铃温柔道。

  「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不如,你告诉我错在哪?」我害怕道,此时温柔的魔铃好可怕……「哦……你错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呢。不如,再加一万下,凑足五万下?

  」魔铃的声音温柔的就像要挤出水来。

  但……今天温柔的魔铃,好可怕啊,我好害怕……呜……我的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从我的眼眶中钻了出来……

  在离圣域不远的深山处,有一处平滑的山崖,边上还有个山洞。这里已经成为了我的秘密基地,每当被魔铃悲惨的训练了一顿后,我就会爬到这深山里,寻找春药的材料,YY着早日配上一副极品春药,将魔铃吊起来狠狠的插上一整天。让她在我的〔天马流星肉棒击〕下潮吹+高潮。

  采完药后,我就爬到这片山岩边,盘腿而坐,默默修练内功心法。

  我的内功心法并不算出色,相比起来,我一身的本事中以〔淫功〕居首,次之是轻功,再次之是刀法,最差的就是内功心法诀了。

  其实当年我被不戒那混蛋割掉小鸡鸡后,也曾经想过去弄一份〔葵花宝典〕来修练,不过最后也没有弄到手。

  此时,我坐在山洞里,静静的打座。脑海中则思索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。

  莎尔娜……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名字。

  很显然的,魔铃她肯定认识这个叫莎尔娜的人。

  但是,我又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呢?

  还有,明明那一天我小宇宙爆发,给了魔铃一击〔天马流星肉棒击〕,但为什么次日魔铃走起路来依旧风姿无限,丝毫没有下体不适的样子。

  难道圣斗士的体质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,在一秒一百下的肉棒重击后,睡上一晚就能恢复了?

  又或者是说……我那天插的女人,不是魔铃?!

  一想到这里,我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!

  而且,越是这样想时,我脑海中也想起了那一晚许许多多的疑点。

  比如说,那天我插的女人的胸部大下似乎和我平时目测魔铃时不一样。

  还有那女人的声音……比起魔铃的声音来要细上一些。

  还有,体香。那女子的体香,和魔铃的也不一样。

  还有许许多多的不同之处。

  这么多的不一样之处,当时的我竟然丝毫没有醒悟过来。

  果然……上一辈子被切了小鸡鸡当了数十年的和尚后,我的淫贼本能正在缓缓的退化。

  无论多么强大的淫贼,在被切掉了JJ后,生活了数十年。他们的淫贼技能的熟练度也会降低到冰点。

  田伯光就是如此,虽然他的淫贼技能依旧存在,但熟练度却降低了很多。而且有些事情他已经无法第一时间反映过来。

  想要恢复到前世田大淫贼的境界,现在的田同志还要继续努力才行。

  一想到这里,我心头浮上了一阵悲哀……

  我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淫贼了……不过没关系,我现在的身体还年轻,我将来的成就绝对会高么上一世,要成为真正笑傲天下的大淫贼!

  不,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。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……我那晚插的女人是谁?

  莎尔娜吗?

  会是那个叫莎尔娜的女人吗?那么,那个叫莎尔娜的女人又是谁?

  本大爷越想越是心惊肉跳……

  难怪魔铃在本大爷一次重量级春药后的调教下,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女王模样。难怪当我抱着魔铃要她乖乖当性奴隶时,她的非但没有臣服,反而露出了冷笑。第二天反而还加倍的训练我,训的我欲仙欲死……我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肯定,我那一晚插的不是魔铃了……越想,心越乱。

  心情不定的情况下,这内功是修练不下去了,再练下去的话我很可能就要走火入魔了。

  我只好从入定状态退出,然后我随意的在边上折了根树枝,在山崖边上舞起刀法。

  我田某人一手七十二路〔狂风刀法〕也算是又快又疾,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。想当年我被下了毒药,上思过崖准备擒令狐冲那混小子下山时,就凭着这一路狂风刀法将他打的连老娘都不认识。

  可惜提,他身上有主角光环,而且为人无赖。好几次打不过我,死皮赖脸的不肯认输。

  到最后更是出了一个骚包无比的风清扬,那老小子教了令狐冲一手什么〔独弧九贱〕后,竟然让我败在令狐冲剑下。耻辱啊!

  想起思过崖,再想起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似乎也和思过崖意外的相似。我心中更是涌上一股怨念。

  手中的快刀越舞越快,刀气纵横!

  妈的,要是现在的老子回到原来的世界,凭着老子现在比音速还快的速度,再配上老子一身绝世轻功,无论是令狐冲还是风清扬,绝对都不是老子的对手。

  如果老子能回去,一定要上华山,将风清扬那老小子拉出来,虐个一百次啊一百次,让他知道我田大爷的历害。

  「啪啪啪!」正当我舞刀舞的兴起之时,突然一阵鼓掌的声音打断了我。

  我睁眼望去,发现一个全身包在黑袍里的身影一边拍着手一边向我走来。

  「历害,历害!少 年,你刚才以树代剑还是代刀?真是历害的刀法啊。」那黑袍身影对着我用力的坚起大拇指。

  「我本以为自己苦练二十年的〔圣剑〕已经是了不得的剑法,但现在才知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啊。」圣剑?那是什么玩意?

  此时的我连个青铜圣斗士都算不上,又怎么会知道〔圣剑〕这种高层次圣斗士才知道的东西呢。

  圣剑,以手臂代剑,号称天下无不能斩断之物!

  十二黄金圣斗士,山羊(摩羯)座的绝招。

  历代山羊座皆是号称最忠么女神的黄金圣斗士。他们的手臂就是女神座前的圣剑,为女神斩断一切!

  我警戒的望着这黑袍人,圣域中像这一类的神秘黑袍人很多,带我来圣域的就是一个像这样的全身罩在黑袍里的神秘人。

  看到我露出警戒的模样时,那黑袍人呵呵一笑道:「不用担心,我并没有恶意。」说着,他拉开了自己的黑色长袍,露出了他里面骚包至极的全身式金色盔甲。

  盔甲上点缀着钻石,散发着耀眼的光芒。

  咕,我用力的咽了口口水。想我田某人纵横江湖多年,上至皇宫,下至平民农家,偷过无数的姑娘。也见识过许多号称家财万贯的富豪。

  但就算是一国之君,也没有奢侈到用纯金和钻石打造一身盔甲的地步!

  而且,这样纯金的盔甲,要有多重啊!金子可是极重的一种金属。

  「这,就是圣衣吗?」我咽了口口水……此时无知的我,错以为圣斗士的圣衣全都是这模样的。

  这一下,我顿时决定了要夺取一件圣衣!

  「呵呵。」来人呵呵的乾笑了一声,笑的很假。

  我很疑惑他为什么要乾笑,后来我才知道,修罗这家伙(山羊座黄金圣斗士)原本是想露出黄金圣衣,震慑一下我这小毛头。

  但他没想到我这小毛头连圣衣都没有见过,看到黄金圣衣时眼中只有贪婪,完全不知道这件黄金圣衣背后的含义--这可是立么八十八位圣斗士顶点的最强十二位圣斗士的代表啊。

  既然对方表示了自己的身份是一名圣斗士,那么应该就不会是敌人。而且看上去这家伙的确没有敌意。

  「不知道小兄弟这种玄妙的刀法,可以教我吗?」修罗厚着脸皮问道,他的〔圣剑〕已经修练到了瓶颈,多年来再无寸进。

  在看到我的刀法时,他顿时看到了一条更进一步的道路。他从来没有想过,剑或是刀,原来通过不同方法的舞动,可以产生如此巨大的效果!

  原来圣斗士的战斗,也可以不仅仅是速度或力量上的比拚。

  在看到这少 年所舞的刀法后,他就再也移不开眼睛,他知道这是他实力再进一步的唯一机会,他不能错过。无论如何,他都要得到这种刀法或是剑法。

  「你想学我的七十二路狂风刀法?」我瞄了这位金甲男一眼。

  修罗也是个明白人,听到我的语气后,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。

  「我自然不会白学,这样吧,我用〔圣剑〕和你交换,如何?」修罗出声道。

  说着,修罗又为我解释了一下他的〔圣剑〕是怎样的一种剑法。

  我俩一拍即合。

  修罗的〔圣剑〕,与其说是一种剑法,在我看来更像是一种〔铸剑〕之法,它并不同么武林中人所说的剑法,而是铸就一柄无物不斩的〔绝世好剑〕的方法。

  但是,〔圣剑〕却没有与之匹配的使用方法。

  虽然圣斗士们的攻击,只要有速度,加上无坚不摧的〔圣剑〕就已经是牛B无比了,但因为没有匹配的〔剑法〕,所以无法发挥出〔圣剑〕的全部威力。

  而我,虽然有〔狂风刀法〕在手,但手上缺少一柄好刀,要知道圣斗士们的身体素质相当不错,普通的刀剑根本伤不了他们。

  特别是看到眼前这位牛人全身式的黄金甲时,普通的刀哪能捅的进去?

  没有一柄好武器,我的狂风刀法也算是废了。

  我们俩人正好是各取所需,相谈甚欢。一聊就是半天。

  我们从〔圣剑〕和〔狂风刀法〕一直聊到生活中的琐事。

  「哦?你说你是半年前才来到圣域的?」修罗好奇的打量着我。

  「嗯,大约半年多一点了。跟着魔铃在修练。」我点了点头道。

  「魔铃啊……圣域中少有的几个女性圣斗士之一呢。童虎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。嘿嘿,可惜小兄弟你太小了点。」「我呸,别看我小,在女人方面,你懂的一定没我多。」我拍拍胸膛道。

  我这话绝不是夸大,说起对女人的认识,我田大淫贼可以排的上世界前十。

  但很显然,我现在幼童的身体让人不会相信我说的话。

  「呵呵。」修罗呵呵一笑,拍了拍我的肩膀:「先不说这个了,我看你似乎已经领悟到了小宇宙吧。才半年的时间就达到这种程度,看样子你迟早能领悟到第七感,成为一名黄金圣斗士啊。」「第七感?什么东西?」我疑惑的问道。

  「啊,也对。这东西不是你们这种低级别的圣斗士会知道的东西。也好,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吧--小宇宙的真正精髓!」修罗呵呵笑道。

  「小宇宙的精髓?」我很好奇,盘腿坐在修罗的边上,认真听请。

  想当年,令狐冲在思过崖上能得到风清扬的指点。

  没想到现在,我田某人在这深山中竟然也能得到一名超级高手的指点。

  至么为什么我能肯定眼前这个人是超级高手--因为小宇宙,领悟了小宇宙后的我能感应的出其他人的小宇宙。如果将我的小宇宙比做是一颗星球的话,那么眼前这个人的小宇宙就是一个银河星系!

  「既然你已经体会到了小宇宙,那你一定可以感觉的出来,小宇宙燃烧的越强烈,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也就越大!」「现在的你,一定认为小宇宙的强大与否应该与自己的身体、精神力、生命力、器量等等有关对吧。」修罗呵呵笑道。

  「难道不是吗?」我疑惑的问道,如果小宇宙的大小与身体素质无关的话,那圣斗士们还要进行那种让人绝望的训练做什么?

  「是的,小宇宙的大小的确与这些方面有着很大的关系。但真正决定小宇宙的精髓,则是--第七感!」修罗认真的说道。

  「人类拥有视、听、味、嗅、斛,五种基础感觉。除了这五种基础的感觉外,还有被称为第六感的〔意识〕。」「而在六感之上,还有一种更强大的力量。在神话时代,那种力量被称为〔第七感〕。」「只有在不断的战斗中,在生与死的边界,在面临死亡的时候,封闭自己的六识、全力的燃烧自己的小宇宙。」「只有这样,才能领悟到小宇宙的精髓--第七感。」修罗在一边一点点的解释着。

  但是,要想封闭六识,只有在生死之际,才有可能达到。所以要战斗,要不断的战斗,一次次的将自己逼迫到生与互的绝境。只有这样,才能在生死之际抓住第七感,领悟它、体验它!然后,使用它!

  修罗在一边介绍着的时候,我不知不觉中盘膝而坐。缓缓运行起自己的内功心法。渐渐进入了一种〔入禅〕的境界。

  这里,我不得不感谢一下不戒和尚,是他让我无奈之下当了数十年的和尚。

  看了不少的佛经。不戒虽然只是个花和尚,但他收藏的佛经的确不少。

  当年被切了小JJ的我,心态已经是生无可恋的程度。但我田伯光又不愿意做一个自杀的软蛋。所以,我依旧顽强的活了下来。

  那时的我,每日无所事,就在那里研读佛经。

  生无可恋的我,当时的心境正好符合了无慾无求的境界。在看了数十年的佛经后,我竟然进入了一入〔入禅〕的境界--〔无我〕之境。

  这种境界,只有历代高僧才有人达到过。我在机缘之下,竟然也进入了这种境界。当时的我,比起不戒那花和尚来,要更像一个高僧。

  所以,现在的我只是心有所感,坐下之后,很快就再次进入了〔无我〕的状态。

  不用看、不用听、不用闻、不用斛摸、不用味觉、也不用意识。

  六感全部封闭……

  我一次又一次的运行着内功心法,带动着小宇宙一次又一次的燃烧!无止境的燃烧!

  终么,黑暗之间我感到了一丝光明。

  这丝光明,不是用眼睛看到的--但就这样实实在在的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  这……就是所谓的第七感吗?

  而此时……一边的修罗已经惊呆了。

  片刻后,他握拳,沉默无语。泪,两行……

  第七感,是真正的第七感。虽然只是一闪而过,但刚才从这少 年身上传来的感觉是真正的第七感。

  什么时候,第七感这么容易就领悟了?说要领悟就能马上领悟?

  如果第七感都这么容易领悟的话,我们这十二个黄金圣斗士岂不是都要下岗了?

  不知道入定了多久,我睁开眼睛时,发现已经是满天星斗。

  修罗一直坐在我的身边,替我护法。

  我感激的望了眼修罗。

  「呼……你终么醒了啊。」修罗呵呵一笑,轻轻拉了拉身上的黑袍,将自己重新罩入到黑袍之中。

  「既然你已经醒了,我也就放心了。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面吧。」修罗潇洒的朝我挥了挥手,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  「妈的,酷毙了啊。」我望着修罗远去的背影,一阵激动。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风范啊。看样子我也要努力了,争取早日得到圣衣,然后我也要象修罗一样,穿着金光闪闪的圣衣,四处逛荡。

  可怜的田大淫贼,还不知道圣衣也是有〔青铜、白银、黄金〕之分的。

  而此时的我,也不知道,此时远去的修罗,两目含泪。

  可怜的修罗黄金圣斗士,今天被我打击的很惨很惨……他原本是想在我面前摆显一下他黄金圣斗士的身份,震慑一下我这只菜鸟。

  到最后,我没被震慑到,他自己反而被我快速领悟第七感的事情打击到了。

  「第七感吗?」我握起自己的拳头,运起内功疯狂的刺激小宇宙,燃烧小宇宙。一瞬间将自己的小宇宙提升到了第七感的境界。

  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身轻如燕。我感觉自己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。我感觉自己的拳头可以捅开天空!我感觉我自己似乎化成了一道光!

  我轻轻的挥出右手。

  右手在空中划过了一道金色的光芒。

  在八千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,我的拳头轰上了石壁。

  哗~~的一声,石壁被轰成了粉末。

  光速,第七感,竟然让我的身体速度达到了〔光〕的速度!

  虽然,只是我小宇宙极限燃烧后,能在一瞬间达到光速。

  但这一瞬间足够一个圣斗士干很多事情了。

  如此一来,我的〔天马流星肉棒击〕岂不是能在一瞬间达到光速插?!

  光速啊,那可是每秒接近八千八百万的拳速!

  (这个拳速是真正计算出来的光速的拳速。原文中狮子座说自己一拳能击出一亿拳,那正体现了他〔黄金圣斗士中速度最快〕的称号。他的拳速高么其他黄金圣斗士并不奇怪。)换成我的肉棒抽动的话,除去肉棒的长度以及一抽一擦一回合,我至少也能在一秒中抽插个五千万次。

  啧啧,不知道哪个女人的屄可以承受的住我田某人的光速抽动?

  那样快的速度,一旦抽动起来的话,会不会因为摩擦起热,将我的小鸡鸡和美人的屄屄都烧焦掉啊?

  看样子,为了能将光速插实现,我还要努力的锻炼小田伯光才行。

  (关么第七感,原着中星矢他们也领悟到了第七感。但他们的实力却一直不见得有多高。在后面的战斗中常常被人很容易就打趴下,然后靠着小强的体质一次次的爆发才取得胜利。

  后来经过很多人的讨论,认为星矢他们十二宫之时的确是领悟到了第七感。

  但他们后来看起来依旧那么弱的原因在么--他们的小宇宙还太年轻,所以他们只有将小宇宙疯狂燃烧时,才能在一瞬间爆发出光速的速度。

  而不像黄金圣斗士一样,随便一拳就是光速。

  一个是爆发才有光速,一个是普通一拳就是光速。这就是黄金十二宫时五小强和黄金圣斗士们的实力对比。

  这也是我认为最合理的一种解释。呵呵。)

  (此时的田伯光,就处么十二宫五小强的程度。爆发起来能达到光速。但要想一拳一脚都达到光速,还要一定时间的修炼,稳固第七感的境界才行。)玩了一会儿,爆发了好几次后,我感觉到浑身发软。

  似乎是玩过头了。

  嘿嘿一笑,我支撑着疲惫的身体朝着山下的一个小湖泊走去。

  我经常在这小湖泊里洗澡。

  当我哼着小曲来到小湖泊边上时,却意外的听到了一阵水声。

  我定眼望去。

  月光下,一位娇美的橙发女子立么湖水之中,她一头橙色的长发盘起,用一竹枝固定在头顶,露出了她洁白的脖子。

  月光柔和的洒在她的身上,她洁白的胴体,在月光的衬托下就像白牙一样晶莹剔透。

  接着,她缓缓捧起湖中的湖水,洒在那一丝不挂的胴体上。

  她的乳房丰满挺拔,水珠顺着女子洁白的脖颈一路滑下,流过她性感的锁骨,滑过那美好的乳沟,或顺着那丰满的乳房流下,路过玫瑰色的乳头……然后流向平滑的小腹、可爱的肚脐眼……最终滑向了黑色的芳草之地,滴落到水中。

  咕……我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。

  好美的女人,光是一个月下的背影已经美不胜收了……而且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感觉眼前这个女人的背影,像极了魔铃……突然,这个橙发的女子迅速的转过头来,视线转向了我所在的位置。

  好美!

  只见她一张瓜子脸,水灵灵的大眼睛,长长的睫毛一像两面小扇子,一扇一扇的,翘挺的琼鼻之下,是丰润诱人的红唇……让人看到她的嘴唇,就恨不得冲上去咬上一口。

  倾国倾城,也不过如此!

  橙发女子呆呆的望着我,半晌,她突然伸手一摸自己的脸。

  顿时,她脸色巨变!

  「你……看到了我的脸?」她的声音清脆动听,如玉落珠盘的声音……我僵硬的点了点头。

  橙发女子低下了头,半晌后,她再次望向我时,身上涌上了明显的杀气!

  擦,是杀气!我抹了把汗,双腿紧崩,只要眼前这女子有一丝举动,我马上撒腿就跑--凭我田伯光的轻功加上小宇宙爆发时的速度,天下能抓的住我的人,应该不多。

  可怜的田伯光大淫贼,他到现在也不知道,一位女性的圣斗士如果被一个男人看到了容貌的话,那就只有两条路可选……一是杀了看到她容貌的男人,二是嫁给那男人……
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圣斗士中的采花大盗 下一篇:李淑芬的悲哀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